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澳门金沙博彩官网

第一财经2019-02-12 22:02:11

简介:棚棚蘑菇,将这个县城里的农民、企业与金融机构连接了起来。

“最近天气一直不太好,没法让蘑菇照太阳咯。”一个乌云密布的上午,年逾40岁的老王这样说道。老王家住河南省泌阳县的一个乡村,祖辈三代都是农民,如今他也随着村里的潮流,种起了蘑菇。

在泌阳县,像老王这样的香菇种植户达30多万人。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的三分之一来自香菇种植业。而许多农户种植香菇的起始资金来自于当地银行的涉农贷款。棚棚蘑菇将这个县城里的农民、企业与金融机构连接了起来,构成了县域金融生态。

近年来,随着金融支农政策的不断完善,农村金融服务水平已经得到有效改善,泌阳县的蘑菇经济是农村经济百态中的一个缩影。2月11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财政部、农业农村部联合印发《关于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强调,要建立完善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市场体系、组织体系、产品体系,促进农村金融资源回流。

同时,《指导意见》明确了相应阶段内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目标:到2020年,确保金融精准扶贫力度不断加大、金融支农资源不断增加、农村金融服务持续改善、涉农金融机构公司治理和支农能力明显提升;到2035年,推动建立多层次、广覆盖、可持续、适度竞争、有序创新、风险可控的现代农村金融体系,最终实现城乡金融资源配置合理有序和城乡金融服务均等化。

泌阳的蘑菇经济

老王身旁的黑色大棚里,长着他悉心照料的蘑菇。他介绍,家里的菇棚有50多棚,每棚有七八千袋,一袋的种植利润约为三块钱。而老王的一天也是围绕蘑菇度过的,包括催蕾、通风、适时调节光照、温度等。

泌阳地处河南省南部,境内伏牛与大别山两山脉相交汇,长江与淮河两大水系相分流,属亚热带向暖温带过渡地区,四季分明,雨量充沛,光照充足,兼有南北之长,东西之利。这样的地理气候为香菇生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驻马店通史·泌阳特产》中记载,“泌阳盛产香菇,其中花菇质量为最优”。花菇,属“菇中之皇”,朵圆、肉厚、质地细腻、色泽洁白,药用价值高。相较花菇,老王所种植的蘑菇的培养技术则较为简单,因此在乡村种植规模较大。

近年来,泌阳充分发掘食用菌种植传统优势,并利用这一优势,扩宽产业扶贫之路。在全省脱贫攻坚战吹响号角后,不仅农户纷纷种植蘑菇,当地企业也参与其中。

该行业的龙头公司泌阳县雨露菌业有限公司就利用30余个食用菌生产基地,开展产业帮扶。据介绍,在县政府的扶持下,该公司采取“公司+金融+农户+贫困户+保险”的模式,在全县开展零成本投入、零距离就业和零风险经营的“三零”产业扶贫,如聘请农户在基地管理蘑菇、与农户进行利润分成、培训农户种植蘑菇的技术等,解决了扶贫从“输血”到“造血”的难题,实现了贫困户长远、持续性脱贫。

借贷习惯的转变

老王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种香菇的成本少则几万元,多则几十万元。“如果仅仅是自给自足,规模没有很大,种植成本就比较少;但若想经售,那成本就不低了,一般一袋的成本在2块钱左右。”

老王此次种植成本约为50万元,对于老王而言,这是一笔巨款。按照以往的情况,老王通常是向邻里乡亲借钱,月息高低不等,有的是1分5,有的是2分,但这次,“听到宣传,说农民贷款有优惠,我就去问了旁边的银行,没想到提交材料后,隔天就拿到了15万元贷款,十分方便。”

老王提到的这家银行是泌阳玉川村镇银行。该行成立于2015年8月,正是泌阳县首次将精准脱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前一年。据了解,截至2018年年末,玉川村镇银行涉农贷款金额近3亿元,较年初增长一倍。

该行信贷部经理李涛对第一财经表示,目前行内的贷款主要针对农村的种植户、养殖户、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而对于农户的贷款是纯信用贷款,手续简单,无担保无抵押。“手续齐全的话,当天就能放款。大年三十前一天,有一个客户从办手续到收到贷款,只用了7个小时。”他还称,一般纯信用贷最高可放至30万,农户的贷款期限多为一年期。

利率方面,该行最新信息显示,月利率在0.3625%-0.99%之间,主要依据农户自身信用等级划分,按月付息,到期还本,中间亦可随时还款。

数据显示,2018年玉川村镇银行的涉农贷款金额占泌阳县整体涉农贷款规模的4%。近3年来,泌阳县涉农贷款规模稳步增长,2016年为48.18亿元,2017年为58.37亿元,2018年为67.18亿元,年均增幅约为10亿元。其中,成立于2018年9月的泌阳农商行占比最大,截至2018年12月31日,涉农贷款达37.8亿元,占全县涉农贷款规模的56%左右。泌阳农商行的成立,标志着泌阳农村金融改革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泌阳也真正拥有了家门口的银行。

涉农贷款增加的背后,一方面是政策激励的体现,一方面是农户借贷习惯的逐步改变。金融服务的不断下沉挤占了传统民间借贷的空间,相对较低的利息得到了农户的青睐,而各大银行完善的中后台支撑体系也为三农贷款提供了便利,打通普惠金融的“最后一公里”有了实际进展。

泌阳县人行分支行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为了进一步推进普惠金融的建设,当地不少银行成立了三农事业部和小微信贷部,通过事业部的改革,增强前台经营职能,拓展三农金融服务力领域,同时增强人力、财务等中后台体系支撑,打造针对性的专业服务。他还提到,“所谓的县级金融服务,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大涉农’金融服务,相应的,县政府部们给相关金融机构也有奖励,如按比例奖励奖金等。”

涉农金融服务的兴起

近年来,随着金融支农政策的不断完善,农村金融改革不断深化,农村金融服务水平有效改善。金融服务方面,不少县域创新扶持产品,除了对贷户的单户授信外,多家银行还针对农村金融“高成本、低收益”的特点,将传统的单兵作战转为批量作业,对整村农户贷款实行集中受理、集中调查、集中审批、集中贷后,全流程一次性完成农户贷款合同的签订和发放,授信的村镇被称为“信用村”。

一位泌阳当地银行的三农事业部负责人告诉记者,“‘信用村’这种方式的出现不仅降低了银行的人力成本、财力运营成本,同时也提高了效率。” 每家银行对“信用村”的评定体系不全然相同,银行可对评定出来的信用村实行贷款优先、服务优质、利率优惠等信贷措施,贷款投向也倾向于个人品德和经营行为诚信度较高的农户。

除了“信用村”外,联保贷款也是涉农贷款的主要方式,即寻找其他农户作为保证人,联保人与贷款人承担连带责任。实际上,诸如“信用村”、联保贷款等各种贴合需求的产品助力涉农贷款规模扩大。

央行发布的2018年金融机构贷款投向数据显示,2018年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增速提高,贷款结构呈现出持续优化态势。其中,本外币涉农贷款余额32.68万亿元,同比增长5.6%,全年增加2.23万亿元,同比少增8543亿元。但与此同时,从央行按季度发布的金融机构涉农贷款投放情况看,2018年一季度至四季度末涉农贷款同比增长分别为7.9%、7.3%、6.6%、5.6%。

具体来看,三农贷款中,农户贷款呈现高速增长态势,增速高于农村和农业贷款。数据显示,2018年末,农村(县及县以下)贷款余额26.64万亿元,同比增长6%,增速比上年末低3.3个百分点,全年增加1.94万亿元,同比少增6027亿元;农业贷款余额3.94万亿元,同比增长1.8%,增速比上年末低3.9个百分点,全年增加880亿元,同比少增1307亿元;而农户贷款余额9.23万亿元,同比增长13.9%,虽然增速比上年末低0.5个百分点,但全年增加1.13万亿元,同比多增935亿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与往年相比,“三农”贷款增速有所放缓,2018年增速比上年末低4.1个百分点。对此,交银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赵亚蕊对第一财经表示,涉农企业通常具有抗风险能力较弱、产业规模效应差等特点,因此当经济下行、行业风险不断暴露时,对于这部分贷款,金融机构往往会采取较谨慎的态度。

上述泌阳当地银行三农事业部负责人也向记者称,涉农贷款的不良主要受自然因素影响较大,而在人为因素方面,银行贷前就会做好调查。他称,这种调查通常需要信贷员的火眼金睛。“比如,有农户想申请贷款养野猪,在我们实地走访时,的确有人在杀猪,但他就在一旁看着,并不动手,如果是他养的话,他是要帮忙的。这个时候我们就会怀疑他贷款的动机,然后再多方求证。”

“信贷员的多方求证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靠人情维系的农村社会没有秘密可言。”费孝通在《江村经济》一书中对“邻里”有着精辟的阐述:邻里就是一组户的组合,他们日常有着很亲密的接触并且互相帮助。村里习惯上把他们的住宅两边各五户作为邻居。对此,他们有一个特别的名词,叫做“乡邻”。他们互相承担着特别的社会义务。

未来,赵亚蕊还表示,随着普惠贷款考核口径调整、新一轮定向降准实施及规范农商行贷款投放等政策相继落地,加之基础金融覆盖面将不断扩大,信贷资源流向小微和“三农”等普惠金融领域的渠道有望得到进一步疏通,相关贷款增速预计会有所增加。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